筑城观点

首页 > 新闻动态 > 筑城观点 >

合肥崛起对石家庄及河北高质量发展的启示
时间:2021-09-16 10:11 来源:河北资本
  回看2005年中国城市GDP排名榜,石家庄、合肥两个出身相似的省会城市,分别排在第20位、第75位的座次上,当年合肥的GDP尚不及石家庄的1/2。而在2020年的排名榜上,合肥则蹿升到了第20位,石家庄退至第38位。石家庄GDP为5935.1亿元,比合肥的10045.72亿元相差4110.62亿元。15年匆匆一瞬间,两地经济实力大反转。这期间,合肥抓住了什么,石家庄失落在哪里,对石家庄市乃至河北省实现高质量发展很有现实启示意义。
  一、15年石家庄、合肥主要经济数据比较截取2005年、2010年、2015年、2020年4个时段,GDP总量、人均GDP、一般预算收入、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利用外资额6个数字的比较发现:2005年,石家庄6项数字全面领先合肥;2005年,石家庄全市GDP1852亿元,比合肥的853.57亿元多998.43亿元;人均GDP20082元,比合肥的18960元多1122元;一般预算收入65.9亿元,比合肥的57.64亿元多8.26亿元;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040元,比合肥的9684元多356亿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929亿元,比合肥的495.27亿元多433.74亿元;实际利用外资4.39亿美元,比合肥的4.07亿美元多0.32美元。
 
  2010年,石家庄除GDP3401.0亿元高出合肥(2702.5亿元)698.5亿元外,其他5项均落后于合肥;2015年,石家庄被合肥全面超越。到2020年,省会首位度16.39%的石家庄与省会首位度25.97%的合肥已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其中石家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05.0亿元,比合肥762.90亿元少157.9亿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955元,比合肥41619元少10664元。而两市拥有大学(指专科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的落差更是急剧拉大,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石家庄、合肥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落差由3325人增至6272人。科技部发布的“2020国家创新型城市排行榜”显示,合肥位居第13名,石家庄则由2019年的第38名退至第43名。2020年,合肥市高新技术产业总产值、增加值分别增长18.8%、16.7%,增速创近五年新高;合肥战新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超过55%,制造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44%。2020年度全国169个国家级高新区综合排名显示,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由2019年的第16位降至第22位,拥有智能语音、电子信息、智能制造、公共安全、新能源、生物医药等多个高新技术产业集群的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在全国169个国家级高新区中名列前十。目前,合肥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入选首批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入选数位居全国城市第4位、省会城市第2位。2020年合肥新增A股上市企业12家,其中科创板上市7家,新增上市企业数量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同年12月首次发布的“中国隐形独角兽500强榜单”,合肥上榜28家,总估值261亿元,位列全国第6位。最新发布的《2020全球城市基础前沿研究监测指数》中,合肥入选全球二十强。今天的合肥,已是和北京、上海、粤港澳大湾区并列的四大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所在地之一。同时,合肥单位GDP能耗仅是全国的一半,PM2.5、PM10浓度第七年延续“双下降”。
  二、合肥秘诀是什么?
  有人说,合肥是一个成功的“赌城”,2008年,合肥市政府停建地铁拿出100亿豪赌京东方,敲定了合肥京东方6代线项目;2011年借钱赌半导体,投资了长鑫内存条和兆易创新;成就了后来“中国芯”在合肥带动数十万人就业的千亿高新产业集群;2016年,合肥产投与北京兆易创新公司联手启动安徽单体投资最大的产业项目——总投资1500亿元的长鑫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动态存储芯片基地,2019年第一个DRAM存储芯片实现量产,填补国内空白,其间合肥不仅投入500亿元,还为数百亿的投资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融资担保;2019年又“出手”百亿赌上了新能源蔚来汽车,一年多后,账面回报已经超过18倍。靠着一次次“豪赌”,合肥换来一个个新产业的崛起,实现无中生有。 也有人说,合肥之所以蓬勃发展,得益于中国科技大学等诸多“国字号”科技研发力量,得益于人才,赋予了合肥创新动力,注入城市源头活水。合肥有68个院士工作站,在肥服务两院院士135人。10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36个部属(重点)实验室,7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含分中心);17个国地联合工程研究中心;3个国家级、4个国地联合的工程实验室;54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18个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20个国家级众创空间,获批全国第二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2020年合肥市研究生教育招生2.36万人,在校研究生6.02万人,毕业生1.30万人,接近同年河北省的总量。2018年以来,平均每年落户合肥的大学生达到“10万+”……
 
  如果说定义成功的“赌城”是基于过去完成时态对合肥现象的一种描述,话归“科技造城”是从创新驱动视角的一大收获;那么,深入考察合肥后发现:
 
  “关键少数”对人民负责改革创新的担当,聚力打造好的产业生态、政策生态和人文生态,催生了合肥高速奔驰的创新动车。近年来,合肥的“工业立市”“县域突破”“创新推动”等决策,都来源于“开明开放、求是创新”的精神。2005年3月至2011年7月担任合肥市委书记有着金融学博士头衔的孙金龙,上任之初就在合肥开展了“大接访”,并推行机关“效能革命”,采取“招投标模式”改革,打破潜规则,有效改善了合肥的政务环境。2006年11月起在合肥开展的大拆迁和大建设,启动滨湖新区建设,大交通建设,提升了合肥的对外交流通道,拉近了合肥与周边城市的距离,其中最亮的一句话是,“不拆违的理由有一千条,拆违的理由只有一条,就是负责任,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之后,提出、推动“合肥经济圈”,改善合肥未来经济发展半径,进一步推动了安徽快速崛起。建立了六大千亿产业基地,重点打造新型平板显示、新能源、家电,3个2000亿级产业,汽车、装备制造、食品和农产品加工,3个千亿级产业;建设“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合肥乃至安徽今后的发展打开了政策发展空间;谋定安徽第一个国家战略层面出台的“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为合肥带来了更多经济层面、政策层面的支持,与“合芜蚌”、“国家级创新型试点城市”一起,为合肥的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2011年8月23日,“三分巢湖“,解决了合肥发展空间不足,人口基数低,资源匮乏的困境。最重要的是改善了合肥的精神面貌,提升了合肥人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2020年7月,央台《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发布,合肥是年轻人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城市。国家营商环境评价结果显示,合肥是2020年度营商便利度提升最快的城市之一。政务环境位列全国第3。在疫情侵袭的2020年,合肥成功举办了世界制造业大会江淮线上经济论坛、世界显示产业大会、国际新能源汽车展。十多年来,五任市委书记一张蓝图绘到底,制定的芯屏器合战略一任接着一任干。2020年6月开始,合肥市委市政府领导多了产业链“链长”的新身份。12条主导产业链里,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担任集成电路产业链“链长”,合肥从市级层面建立统筹调度机制,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坚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凝聚对项目精准判断、对产业发展深入理解的共识,释放了四两拨千钧高质量发展的合肥效力。突出体现在合肥的产业布局,围绕国家战略布局建设大科学装置集中区,不断做大做强以“芯屏汽合(“芯”指芯片产业,“屏”指平板显示产业,“器”指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合”指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集终生智”(“集”指集成电路,“终”指智能家居、汽车等消费终端产品,“生”即生物医药,“智”指与工信部共建的“中国声谷”以及以科大讯飞、华米科技等为代表的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为代表的现代化产业集群,实现加快赶超、强势崛起的背后,是合肥精益求精的项目研判,是高位调度专班推进,更是“先共渡难关,后共享富贵”的长远谋划。聚智库大脑,凝八方之力,合肥市专门聘请著名跨国公司、国内知名企业、全国性商会、行业协会和其他组织的CEO或主要负责人等在内的招商顾问,多达百余人。合肥在招商引资政策支持上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担当、很舍得”,算大账、算活账、算长远账,先替客商着想,而后共享富贵,有力地支持了一批大项目、好项目成功落户。对每一分钱,合肥政府都是算了又算、锱铢必较,但花在科技创新上的钱,合肥从未犹豫过。在重大投资项目决策前,政府都会充分研究相关行业,与企业团队、合作模式充分交流,并邀请权威机构评估论证,在深入研判基础上科学、民主决策。有非常精深的产业研究,对每一条产业链都会有精细的产业图谱来做决定,地方政府事先进行了审慎的精准调查和技术分析,积极向“外脑”和第三方寻求咨询建议,进而确保决策理性,最大可能地降低风险。载体单位的干部不断聚焦产业链的高处和深处,殚精竭虑地研究和谋划产业;政务服务相关部门常年把目光对准长三角城市,对营商环境的各项指标和数据知己知彼、如数家珍;企业负责人深谋远虑,对行业对手保持着高度的敬畏和赶超的决心……
 
  合肥的今天,从规划到实施,从纸上到地上,是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的收获;是坚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以变的思想、变的思维、变的方法,在重点领域、重点工作求变求突破的累累硕果。
  三、学合肥学什么怎么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石家庄市曾以“撞击反射”改革闻名全国。对照合肥,石家庄不缺区位交通、资源禀赋、产业基础等比较优势,缺的是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危机意识,缺的是“不进则退、小进即退、慢进也是退”的紧迫意识,缺的是勇于创新、攻坚拔寨的进取意识!需要思想大解放、观念大更新,需要重燃石家庄人的改革激情、再次激活敢闯敢试的基因。
 
  (一)持续解放思想、对标先进,比学赶超、锚定科技创新之路,成就了合肥今日发展气象。合肥取得的每一次重大跨越,无不得益于思想的大解放、观念的大转变。对标先发地区,找差距,抓落实,在上世纪80年代初,合肥就在全市上下掀起“学上海、学沿海、学先进”活动。合肥明确提出,“对一切制约创新的藩篱,纵有千难万险也要力争推倒;对一切有利创新的事情,想尽千方百计也要力争做到;对一切勇于创新的人才,踏遍千山万水也要力争请到”。对科教资源、人才资源总是放在心尖、捧在手心。最突出的案例,就是1970年引进中国科技大学落地合肥。自2010年起在中国已开展10届的唯一一个完全由外籍高端专家参与评选的引才引智“中国城市榜”中,合肥紧排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广州之后入选2019“魅力中国—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十强城市榜单第6位。着力实现长三角一体化,合肥的口号是,对标“优等生”,当好“上进生”。当下,看神州大地,标兵在迅跑、追兵已赶超。石家庄,河北省必须要重新审视脚下这片燕赵土地,重新审视我们自己!(二)学习合肥坚定不移地改革创新抓发展15年来,合肥的重大项目、重大创新、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城乡建设,总是党政“一把手”冲锋在前,以心无旁骛的执着、百折不挠的坚毅、奋发有为的干劲,聚精会神搞建设、全神贯注改革创新谋发展。2020年,“全创改”、“放管服”、投融资、住房租赁等改革取得重大成果,国有资本引领战新产业发展、全面预算绩效管理、公共资源交易、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等改革领跑全国,成为全国“网上政务服务能力非常高”的城市之一。世界制造业大会永久落户。与22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经贸合作,48家境外世界500强企业在肥投资。2020年7月7日,正值全球疫情肆虐之时,维信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万套设备进入安装调试阶段,国外专家却因疫情到不了现场。时任合肥市长、新型显示产业链“链长”的凌云得知此事后,亲自出面协调调度,帮助维信诺首开安徽省复工复产国际包机先河,完成5批6架次累计703人的国际包机和转运防疫工作,其中200多位专家来自产业链上的其他企业。此举解决了整条产业链的燃眉之急,是危急情况下政府用好用活自身资源,为企业排忧解难的生动缩影,也是合肥营商环境的最佳名片。
 
  (三)学习合肥尊重科学尊重规律的实干精神和务实作风。合肥在产业布局、市场开拓、实现路径等方面的很多做法看似下注打赌,其实背后是对产业规律的深度理解。“合肥模式”成功的重点在于找准产业方向,尊重产业规律,通过国有资本引导社会资本和实施资本市场有序退出,国有资本实现保值增值后投向下一个产业,实现良性循环。统筹产业发展要素资源,压实经济发展责任,加快实施重点产业“链长制”。合肥把创新作为重中之重,用好用那活创新资源,全力支持中科院、中国科技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大院大所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人才在地创业,中科院、中科大的联合加持为合肥带来创新活力,高质量发展势头好、动能足。合肥放大中心城市、枢纽城市优势,对人才、资本、技术等要素资源进行全面聚合,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基础。合肥推进产业全链式布局、头部企业引领,八大产业链都有比较完备的产业链条,每个产业链都有头部企业引领、核心关键产业支撑,聚合形成了优良的产业生态,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合肥创新推行“国资领投”、社会资本参与的产业投融资模式,以国有资本撬动社会资本,组建产业基金,形成引进团队——国资引领——醒目落地——股权退出——循环发展的闭环链条,对产业培育和企业发展初期形成强力的资本支持。从京东方到兆易创新,再到蔚来汽车,合肥市政府积极开展投融资创新,改变以往政府直投或借款的方式,通过组建市场化运作的产业投资基金,以金融方式切入资本市场,服务于新型显示、集成电路等战新产业,构建起良好的金融支撑体系。
 
  (四)高度重视高能级平台建设。合肥高度重视产业载体建设,2020年,合肥经开区、高新区在全国排名分别列第10位、第11位。依托壮大“国字号”平台,形成了强足的产业配套能力。合肥搭建了一系列促进成果转化的平台,包括金融资本类平台,技术孵化类平台,以及企业培育类平台。通过平台建设,让科研人员能迅速“找到地方”开展转化工作。同时,这些平台也能为他们提供一些更便利的条件,加速成果转化。聚焦优化提升创新平台,成立中国(合肥)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布局大科学装置,集聚实验室 “国家队”、拓展“高校圈”,打造“国际客厅”,今天的合肥,正在着力构建以“五个一”创新主平台为支撑的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五)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合肥在实施产业集群工程中的关键一招,就是创新实施重点产业“链长制”,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提升产业链稳定性和竞争力。实施产业链强基固链工程。战新产业增加值增长16.4%,占规上工业比重达到51.6%。主要创新指标居省会城市前十,跻身世界区域创新集群百强。除集成电路、新型显示、人工智能三大国家战新产业集群外,合肥还正在加快建设7个省级战新产业基地,推动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网络安全跻身国家级战新产业集群。
 
  (六)聚心聚力营造创新生态。连续三年成为“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的合肥,能够形成创新人才集聚的高地,离不开精心培育的人才生态。合肥在出台实施一系列人才政策的同时,大力引进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各种各样的资金、资源、资本。支持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实行“揭榜挂帅”“定向委托”,聚焦集成电路、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等重点领域,集中攻克“卡脖子”核心技术,形成竞争新优势。提质增效完善创新生态体系。健全科技成果转化政策,大力发展科技服务型企业。提升安徽创新馆枢纽平台功能和服务企业能力,建设科技大市场,办好科技成果转化交易会,促进科技成果就地交易、就地转化、就地应用。提升孵化器和众创空间专业化、精细化水平,持续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构建知识产权运营保护服务体系。广聚海内外英才,设立“合肥科学家日”,以城市的名义向科学家致敬。在国内多个城市的竞争下,为什么京东方六代线项目最终选择合肥?用投资方的话就是:给他们印象最深刻的、最能打动他们的,就是从合肥的书记、市长,到相关委办局、县区和开发区、直至部门一线的工作人员,都在积极帮他们想办法、作工作、办成事。完善机制增强企业创新能力。《河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了到2035年“全面建成新时代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目标。跻身经济强省,基本前提是经济总量要进入全国前10位。细观排名7到11位的闽鄂湘沪皖5省市,福建经济总量在2020年43903.89亿元的基础上,十四五期间将年均增长6.3%;湖北经济总量在2020年43443.46亿元的基础上,到2025年将跨越6万亿元;湖南经济总量在2020年41781.49亿元的基础上,十四五期间将年均增速6%以上;上海经济总量在2020年38700.58亿元的基础上,十四五期间将年均增长5%左右,达到49392.09亿元;安徽经济总量在2020年38680.6亿元的基础上,到2025年将接近6万亿元;河北省经济总量在2020年的36206.9亿元基础上,十四五期间将年均增长6%左右,达到48452.9996亿元,全国第12名的河北位次依然。要实现“全面建成新时代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目标,必须马不停蹄地追赶,担当的情怀丝丝缕缕少不得,改革的精神时时刻刻松不得,发展的脚步分分秒秒慢不得,干事的精力丁丁点点费不得。置身于定位明确以首都为核心的京津冀都市圈,作为省会城市,需要石家庄更大的担当、更高的智慧、更新的节奏、更大的贡献。
 


版权所有:筑城河北建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冀ICP备15030301号